笔趣阁 > 都市无限嚣张 > 第3章 相信我
    在父母眼中,李一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巧的孩子,虽然高二高三成绩有所下滑,可也并没有觉得什么。

    在小妹李雪眼中,哥哥是个好榜样。

    老李家从没有想过,李一有一天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来……

    不等李山将愤怒付诸于斥责,李峰率先开了口:“哟哟哟,我的好侄子,谁让你有了这么大的口气?”

    “将来,你的钱是我李峰的十倍,二十倍,好,我等着你李一有那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是怎么超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转而看向李山,淡淡道:“李山,爹妈走的早,是你一直带着我们,我李峰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来,原本是送钱,现在看来,没有必要了,你有一个好儿子,将来赚到的钱比我李峰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等着享福吧!”

    将红钞票放进皮包,嘲弄道:“李山,给你三分钟的时间,若是能让我满意,这钱,我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原本躺在床上的李山,听到这话,坐了起来,直接拔掉输液针,推开哭泣的母亲,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李一,你个小兔崽子,不学好,学别人说大话、吹大牛,还不赶紧向你二叔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李峰笑呵呵地开口:“李山,李一叛逆期还没有结束,你只说不动手,根本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听到李峰的话,为了两个孩子的学费,李山正准备在说点什么的时候,被李一打断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有说大话,也没有吹大牛!”

    李一站了起来,指着李峰道:“爸,我李一将来定然比他有钱,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,怎么会不相信你呢,哪个当爸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变成龙呢?”

    不等李山说话,李峰再次开口,阴阳怪气道:“只不过呢,天下那么多的父亲,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都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山,你觉得你儿子将来能赚多少钱,一百万,一千万,还是一个亿?”

    “我李峰何止一个亿?”

    “李山,今天给你带的,只不过是给我儿子的零花钱而已,这些钱,足够给你看病,足够他们两个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二姐听了我的话,现在在县城买了楼房,还合伙开了一家工厂,日子过的很是滋润,你呢?”

    “为了所谓的骨气,反对我儿子姓赵,现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别指望大姐二姐来帮你们,没用的,她们,得靠我,我不开口,她们一分钱都不敢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反对你儿子姓赵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反对?”

    李一将话接了过来,用怪异地腔调道:“李峰,你儿子本就应该姓赵,因为你是老李家嫁出去的丑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咱们不需要他的钱!”

    不等李山斥责李一,李一看向他道:“爸,你说,若是我把你的腿治好了,你能不能将我和小雪的学费赚回来?”

    “能,当然能,这腿就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李山下意识地回答,话说到半截便止住了,看向李一的眼神透着浓浓地失望。

    现在,连打李一的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李一啊李一,你说将来赚的钱能超过你二叔,虽然几乎没有可能,却也算是有希望有抱负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竟然说你能治好我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让我怎么信?”

    “信,得信,我大侄子说什么我都信!”

    李峰再次插话:“老李家穷了几代人就出我一个李峰怎么行,再出一个什么都会的李一,那才不枉上几辈子一直穷。”

    “爸,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能治好你的腿!”

    李一装模作样地伸手进口袋,将黑玉断续膏“摸”了出来。

    解释一句:“爸,这是今天我从同学那里要来的,这可是他们家祖传秘方,专治跌打损伤,我知道你经常在工地,容易受伤,就要来了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很神奇,涂抹在你腿上,用不几天就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它?”

    李峰好奇地望了过来,看到黑乎乎的黏稠膏药,哈哈大笑:“我说,李一,你这是从哪个大便池里掏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面带失望的李山听到李一的解释,愣了一下,露出欣慰的笑容,现在,一切都通了,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说大话。

    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胡乱讲,而是因为他有“依仗”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依仗是个骗局。

    至少,有这份心,自己受再大苦,再大累,也值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帮你把膏药抹到腿上吧,很管用的,我那同学给我打过包票了。”

    管用不管用,李一也不清楚,毕竟没有试验过,想来应该有用,毕竟,这是无限嚣张系统稿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一一!”

    看到李一真的准备用那黑乎乎的东西给李山用,母亲王芹急急制止。

    刚刚被固定住的腿,可不能乱碰,万一再出点意外,这个家怎么办?

    “妈,相信我,能行!”

    李一很是坚定地看着父母:“爸妈,相信我,真的有用,用了之后,您也不用向那个嫁出去的人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用吧,用吧,我倒想看看,这个从大便池里弄出来的东西,能不能治好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一连几次被李一说成“嫁出去”,李峰早就怒火中烧,若不是想着继续看李一李山的笑话,早就甩手走人了。

    就算留下,钱也不会给了。

    “小芹,把板子拆下来!”

    看着李一坚定的目光,李山招呼王芹,反正,这腿也就那样了,再严重能严重到哪去?

    为了儿子的傲骨,什么都值!

    “大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李山制止了王芹开口,拍了拍李一的肩膀:“一一,爸相信你,来,帮爸把板子拆开,把药膏涂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李一点了点头,别人不相信无所谓,自己相信就行。

    很是麻利地将绑在父亲李山腿上的板子拆了下来,小心翼翼地将沾满鲜血的纱布扯开,让小雪取来酒和棉花,简单地擦拭一番。

    李峰冷冷地看着,母亲王芹转过身不忍心去看,小妹李雪用手遮住双眼,透过缝隙小心地瞧着。

    只有李山,看着小心翼翼的李一,虽然很痛,可脸上的欣慰笑容丝毫没有减。

    看着摔断的腿,李一小心地将小瓶中的黑玉断续膏涂抹上去,小瓶不大,也就刚刚涂抹完而已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大便一样的膏药涂上了,有没有效果?”

    看着李一将药膏涂完,李峰阴阳怪气道:“来来来,李山,下床走两步,走两步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