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无限嚣张 > 第18章 排队领钱
    同陈剑一起前往他家的李一听到系统提示音,愣了一下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刚才,我做什么了吗?

    没有装逼啊?

    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,怎么就装逼了呢?

    “一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剑看着发呆的李一,好奇询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又帅了。”李一随意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2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,我也觉得一哥帅了!”

    陈剑违心的附和一句,心中对李一又多佩服了些。

    厉害,真厉害,走个路还能被自己帅到停下脚步?

    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陈剑家,陈升正在客厅与人交谈,顾不得两人。

    能看得出,陈升很高兴,一会递烟一会倒茶。

    陈升,陈剑的父亲,陈家坳村书记,也是陈家坳最有钱的人。

    平时都是别人给他递烟倒茶,只有见领导的时候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被陈升当做领导对待的是两男一女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,身穿黑色西服,身板挺直,手掌心满是老茧。

    端着茶杯的手臂极其稳健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没有明显肌肉,李一却能感觉到,这人实力不俗。

    比之王亮冯大力还要强。

    李一进屋的时候,中年人抬头疑惑地看了一眼,眉毛挑了挑,眼中流出一丝好奇地光芒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二十五岁左右。

    女的看上去更显年轻一些,精致的脸蛋上画着淡妆,上身是纯白长衫,下身牛仔短裙,细长笔直的双腿上套着网状黑色丝袜。

    俏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,晶亮的眸子里闪烁出自信的亮光。

    魅力十足!

    十分有范!

    论姿色,女人还不如林月孟彩研,气质却是非凡。

    看上去比青涩的林月孟彩研更有魅力,对男人的吸引力也更大。

    男的相对慵懒,一身休闲装,左耳带着一枚闪亮的银色耳钉,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李一陈剑,鼻子轻叱一声。

    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可能是几天没有刮胡子,稀疏的胡茬让他本就俊朗的样貌多了一些男人味。

    “一哥,快看,那女人!”

    “真漂亮!”

    进屋后的陈剑,眼睛一直盯着女人,嘴唇干燥,扯了一下李一的手臂,压低声音:“一哥,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陈剑砸吧砸吧嘴,说一句:“一哥,你说,城里的女人是不是都这么漂亮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天我能娶到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,该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那腿,看看那腰,看看那胸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天天看都不够!”

    “陈书记,该说的我们都说了,这件事对于陈家坳的村民来说,百利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女人红唇轻启,嘴角始终含着笑意:“陈书记,这可是让陈家坳脱离山村的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陈书记没有什么意见,就将陈家坳的村民都叫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见!”

    陈升点了点头,笑的满脸褶:“那我现在就把大家召集来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。”

    起身走到村里大喇叭处,按下话筒:“咳咳,各家各户注意了,现在,立刻到我家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下地干活的也别干活了,都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三位,稍等片刻,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陈升关了话筒,再次给三人倒上茶水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大家基本上都在吃饭,听到有好消息,不一会,纷纷赶来。

    陈真端着一碗鹅肉,蹲在那里大朵快颐。

    孟凡华孟彩研站在人群中好奇地张望。

    看到李一,孟彩研俏脸羞红,美眸中泛着崇拜的情愫。

    父母带着李雪也过来了,站在人群中,虽然大概知道什么事情,可还是满脸激动。

    陈家坳并不大,也就三十户人家,一共也就一百多口人,属于特别小特别小的村庄。

    陈升一吆喝,基本上家里的男人都来了,女人或许还在收拾碗筷,又或者在看孩子,没有来。

    来了大约四十几人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地站在陈剑家院里,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。

    孟彩研的父亲孟河,站在人群中央,身板挺直,满脸傲气得意。

    或许,正如父亲所说,他将孟彩研“卖”了一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陈升拿着扩音器,走到小院里,轻咳两声,开口道:“今天找大家来,是告诉大家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呢?”

    陈升顿了顿,见大家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后,继续道:“今天,云城来了三个人,说是想用咱们陈家坳的地种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将咱们陈家坳的地和宅基地都买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买我们的地?”

    “卖了地,我们吃什么,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要买我们的宅子,卖了宅子,我们住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一句话,陈家坳的村民瞬间炸了锅,一个个摇头反对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有几个脾气暴躁的,已经开始撸袖子,大有准备将人赶出陈家坳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宅子就是家,地就是生活。

    没有了地,没有了宅子,怎么活?

    这不是要人的命吗?

    “呵呵呵,大家安静,安静!”

    看着气愤的村民,陈升笑了笑:“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,我和大家一样愤怒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了后面的话,我就不那样想了,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陈升继续道:“你们不是说没有了地就没有办法活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没有了宅子就没地方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大家,人家说了,一亩地五万块,一亩宅基地十万块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还会给我们陈家坳的人,在太武县城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每家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会给我们村村民在县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月工资不少于2500,干的好能超过3000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答应了,现在就给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陈升后面的话,整个大院都静了下来,一个个眼睛滴溜溜地转,似乎在算自家有几亩地几亩宅基地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静了大概十几秒后,或许是算完了,瞪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惊喜的亮光。

    “还能骗你们?”

    陈升很是鄙夷地扫了一眼,指着大家道:“人家钱都带来了,一捆一捆的,满满一大车,若是不够,剩下的转账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神示意中年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领会,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,打开了汽车后备箱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一捆一捆的红钞票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陈家坳的村民不淡定了,眼睛里冒着绿光,一个个向前挤着,活了这么多年,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呢。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

    陈剑眼睛瞪大,一句脏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陈真嘴里的鹅肉掉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中年人没有满足陈家坳村民继续看下去的愿望,直接关上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看看你们那点出息,我告诉你们,人家合同已经拟定好了,要是你们同意呢,就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签完字,领钱!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愿意的大家排好队!”

    “一个一个来,谁要是不排队,就没钱……”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听到排队领钱,原本乱哄哄地人群就像是当过兵一样,瞬间排好队,一个个望着关上的后备箱,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“钱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合同也带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排队准备签合同的村民,李一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眼看着排在最前面的人就要签字,李一站了出来:“先别忙着签字,大家冷静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