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无限嚣张 > 第20章 逼迫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李一停下脚步,回头望着青年。

    “诬蔑了我们,说走就走?”

    青年扫了一眼众人,嘴角微微上扬,大手一挥:“给老子跪下道歉,若是不道歉,我们,现在就去别的村。”

    小子,竟然敢占老子便宜,看老子今天怎么整你。

    “跪下?”

    “道歉?”

    李一昂头大笑:“哈哈哈,爷上跪天地,下跪父母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3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爸,妈,小雪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,咱们不卖,这钱,咱们不领!”

    “卖不卖无所谓,领不领无所谓,今天,必须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是跪下道歉!”

    青年就像拿住李一把柄一般,回头对另外两人说一句:“这小子若是不给老子道歉,咱们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说话,算作默认!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陈家坳的村民绝对会为了钱而逼迫李一。

    虽然说跪下道歉有些太欺负人,可谁让李一之前主动找事呢?

    这,算是对他的教训和惩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青年的话,陈家坳村民你看我我看你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钱,自然是重要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觉得,道歉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只是,跪下道歉……

    着实有些欺负人!

    当然,他们更不能允许李一离开,一时间僵持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陈升,你觉得,那小子应该跪下道歉吗?”

    看着僵持的人群,青年看向陈升,率先发难。

    “应该!”

    陈升没有丝毫犹豫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尊严而已,和自己的一百万比起来,P也不是。

    若是给青年跪下就能拿到一百万,他能把青年跪破产……

    当然,答应归答应,他并不会自己单独去做那个坏人,要坏,大家都坏。

    冲着三人点了点头,走向李一。

    “李一,你可知道这么一句话,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?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挡的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财路,那是咱们全村人的财路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一辈子在这山沟里辛辛苦苦,终于有一天可以离开山村,去县城生活,你忍心做那块拦路石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一,为了咱们陈家坳能脱离山村,你就跪下道歉吧!”

    “跪一下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,你学历高,觉得给人跪下道歉太没有自尊,太丢人,可我们并不那样想,反而觉得你这一跪特别的爷们。”

    陈升的话说到了大家心坎了,纷纷劝慰。

    听着大家的话,青年得意洋洋:小子,刚才不是很拽吗?

    竟然还敢占老子便宜?

    等会跪完,还得给老子添鞋……

    为了加快让李一添鞋的步伐,青年看着只是嘴上说说却一直不动手的村民,开口说一句:“最后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不跪下道歉,我们,直接走人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句话,就像是向水里丢下一枚炸弹,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李一,你跪不跪?”

    孟河第一个站了出来,抓着李一的衣领怒声道:“李一,赶紧下跪,再不下跪,别怪老子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孟彩研看到自己父亲这样对待李一,想要上前拉扯,却被人流挤开。

    “李一,赶紧跪下,再不听话,动起手来,见了血,可别怪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听到大家的吵闹和逼迫,李一心中感叹,终于,还是败给了钱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看着一张张嘴脸,李一冷笑连连,一把将孟河推开,指着自己道:“孟河,爷就站在这里,有本事,你拿刀来砍爷!”

    “爷要是哼一声,爷就不算个男人!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2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孟河,你在拿刀砍爷之前,一定要想清楚,砍了爷,你卖地卖宅子得到的钱,全都要赔偿给爷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一扫向众人,拍了拍自己的胸膛:“爷今天就站在这里,你们谁想拿刀砍就拿刀砍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拿脚踹就拿脚踹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一定要想清楚,无论是砍爷一刀,还是踹爷一脚,今天你们只要动了爷,你们卖地的钱就要全都赔给爷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谁来?”

    李一上前一步,看着孟河道:“孟河,刚才不是想动爷吗?”

    “来,牺牲你一个,幸福整个村!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3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3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……宿主装逼成功,获得20点装逼值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孟河急急后退,幸福其他人有什么用?

    重点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青年没想到叶辰不动手不动脚竟然将一群人给唬住了,刚想再加把火的时候,被女人制止。

    女人走上前来,笑呵呵地说一句:“算了,算了,今天,是咱们陈家坳分钱的好日子,别因为一点小事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来,来,来,谁想签合同领钱,这边排队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可以继续排队领钱,村民们不再理会李一,纷纷排队,签字领钱。

    不会写字的,选择画押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迫不及待!

    “一一……”

    李山王芹走到李一身边,望着领到钱而笑成花的村民,脸上带着浓浓地羡慕……

    “李一哥哥!”

    孟彩研走到李一面前,俏脸上写满愧疚。

    “一哥!”

    陈剑也走到李一面前,同样满脸愧疚,他现在正处在热血的年纪,不知道生活的艰辛,对力量的崇拜大于金钱。

    “李山,你确定要听你家李一的话,不将地和宅子卖掉吗?”

    青年拿起扩音器,看向李山,缓缓开口:“李山,现在,卖掉的话,每亩地少一万,每亩宅基地少一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分钟后,可就只能按半价了!”

    听到青年的话,王芹略显焦急,紧紧抓着李山的手臂,就算一亩地少一万,也能得好多钱呢。

    总比一分钱得不到要好吧?

    拿到钱的人,正在往家走,听到青年的话,又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李山一家,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一,刚才你不是很牛气吗?”

    孟河抱着一大捆钱,咧着嘴讽刺:“张嘴闭嘴爷、爷的,现在,看你还牛气不牛气,等到我们都走之后,你们一家守着陈家坳哭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彩研,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李一拍了拍父母的肩膀,呵呵笑了起来:“既然大家都想看我李一的笑话,那今天就让你们看哥明白!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,希望你们都能忍住,千万别哭!”

    ……